全天5分彩回血计划欢迎您的到來!

操演在線 財經

快拔出來 媽快回來了,原創取消一場電話會議引發的慘案蔚來汽車瘋狂瘦身進行時

GPLP

關注

確定不再關注此人嗎

快拔出來 媽快回來了
快拔出來 媽快回來了

原標題:取消一場電話會議引發的慘案 蔚來汽車瘋狂瘦身進行時

作者:微溫

審校:一條輝

來源:GPLP犀牛財經(ID:gplpcn)

蔚來汽車近期麻煩不斷。

2019年9月25日,在紐約證券交易所上市的蔚來汽車遭遇了大麻煩。截至25日美股收盤,蔚來汽車公司股價收跌20.22%,報2.17美元,盤中暴跌逾28%,創下歷史低點1.97美元,市值一夜蒸發5.78億美元。

受此影響,蔚來汽車瞬間成為全網焦點,無數的專家、媒體開始分析這一事件發生的緣由,其中的一個關鍵結論就是,蔚來汽車不應該在發布第二季度財報后,取消電話會議,惹怒分析師。

據GPLP犀牛財經獲悉,美股上市公司發布財報后,取消電話會議的事情十分少見,此前,特斯拉CEO埃隆·馬斯克在電話會議中提前退場就曾引發股價隨機下跌4.50%的案例。

隨后,蔚來汽車迫于壓力之下第二天重新恢復了電話會議。

虧了400億還是220億

客觀而言,電話會議或許是一個誘因,分析師有多大能量待議,蔚來汽車引發股價大幅下跌的真正原因還是在于自己,嚴重虧損。

蔚來汽車CEO李斌說:“蔚來剛成立四年,你不能要求一個四歲的孩子養家”。

作為創業者可以這樣理直氣壯地的表示,然而作為一個上市公司,上市本就是一個成人禮,拿了公眾市場的錢就要承擔起公眾責任。

然而,蔚來汽車并未承擔起這個公眾責任,作為公眾人物,蔚來汽車創始人的這句話有點頗不負責任。

9月24日美股開盤前,蔚來汽車發布的第二季度季度財報顯示,截至6月30日,蔚來汽車的營業收入15.08億元,其中汽車銷售額約為14.14億元;歸屬上市公司股東的凈利潤虧損為32.85億元,雖相對去年同期虧損的61.10億元有所收窄,但仍超過預期的29.44億元。

在銷量和毛利率上,蔚來第二季度ES8交付量為3410輛,一季度為3989輛;第二季度ES6交付量為413輛??鄢嬏嵴倩爻杀?,蔚來汽車2019年第二季度汽車銷售毛利率為-4.0%,一季度則為-7.2%。

受二季報大幅虧損的影響,9月24日盤中,蔚來汽車一度暴跌超27%,股價跌破2美元。截至收盤,蔚來報2.165美元,跌20.4%,造就2018年上市以來的歷史低位。

這不是蔚來汽車唯一一次單季度虧損。

公開數據顯示,2019年上半年,蔚來汽車第一、二季度分別虧損26.52億元、32.85億元,虧損金額已經達到59.37億元。而2016年到2018年,蔚來汽車的虧損金額分別為35.18億元、75.62億元、233.28億元;三年半合計虧損達403.45億元,打破了特斯拉花費15年才達成的“偉業”。

對于這個業績,蔚來汽車并不表示認同,在9月25日召開的電話會議上,蔚來方面澄清此前4年虧損57億美元的謠言,稱考慮到分紅等因素,四年來實際虧損只有220億人民幣左右,且其中一大部分是專利費用,需要指出的是,蔚來免費換電每天還會增加大概5萬元的電費成本。

其實按照蔚來汽車這個算法也無可厚非,畢竟公司股東需要分紅是很正常的事,專利費用也是必然要交取的,但即便如此,蔚來汽車業績大虧的形勢依舊存在。

對此,有市場分析師指出,在這個業績表現下,蔚來汽車短時間難以實現扭虧為盈。

為什么這么說呢?中金公司在研報中曾預計,蔚來汽車如果要轉虧為盈,需要在2019年和2020年內,分別募資約百億元,才能保證年末有部分現金結余備用,直至2022年左右,該公司才有望實現自由現金流扭虧。

而據全球數據研究機構PitchBook發布的數據顯示,截至2019年6月14日,中國電動車領域所獲得的風投金額同比下降近九成,跌至7.83億美元。同蔚來汽車需要的百億募資相差甚遠。

此外,即便風投市場開始對電動汽車再有興趣,也不一定會選擇蔚來汽車。

據報道,特斯拉最大外部股東、蘇格蘭資產管理巨頭Baillie Gifford曾向蔚來汽車大舉注資,但是受蔚來汽車糟糕的股價表現影響,可能會放棄該公司。

GPLP犀牛財經了解到,該投資商在2018底和2019年初,斥資約6.7億美元買入了逾1億股蔚來汽車股票。假設該公司現在持有的股份和第二季度末時相同,截至周一,這些股份價值約1.98億美元,意味著扣除已出售的股票價值后,該公司損失了4.32億美元。

與此同時,2019年6月份,蔚來汽車宣布獲得亦莊國投的100億資金尚未有任何進一步的消息。

命運坎坷事故多

若問誰是國內最好的電動汽車制造商,群眾的答案各有不同,若問誰是國內爭議最大的電動汽車制造商,絕大多數的人都會選擇蔚來汽車。

2015年5月,從易車網卸任的李斌成立了蔚來汽車,引來多家知名人物及企業投資,其中包含騰訊、百度、京東、IDG資本、高瓴資本等等巨頭企業,一時間成為造車界的“貴公子”。

2017年4月,蔚來汽車第一款量產車亮相上海車展,引起業內轟動,諸多汽車愛好者被該車型的科技感所吸引,紛紛傳出不比特斯拉差的聲音,一時間,蔚來汽車有了一個新外號—“特斯拉殺手”。

事實證明,早期的蔚來汽車沒有辜負這個稱號。在2018年,僅開售幾個月的蔚來ES8銷量便突破10000輛,算是為自己爭了一回臉面。

受市場影響,蔚來汽車的股價也來到高峰。2018年9月14日,蔚來市值曾達到高峰119.00億美元,每股11.60美元。

不過蔚來汽車的“好運”到了2019年就戛然而止。

2018年,威馬汽車、理想汽車相繼獲得生產資質,讓蔚來汽車“眼饞”,公司高層隨即前往上海,與當地政府協商能否建設工廠。按照蔚來汽車的想法,這件事雖有難度,但有很大概率成功,于是在早早做起了宣傳,哪料到特斯拉橫插一腳,拿走了蔚來想要的工廠。

緊接著,2019年3月,蔚來汽車發布了2018年財報,引起投資人的不滿,導致蔚來汽車的股價出現斷崖式下滑。受此影響,蔚來汽車的高層們開始四處“走穴”,宣傳蔚來汽車是如何的“高大上”。

事實上,蔚來汽車這個產品并沒有多少高大上。

在一次央視2套的欄目上,李斌對著電視機前的全國觀眾說出了“保時捷的工廠肯定比不上江淮的工廠”,隨即引來行業內外的嘲諷,李斌“一本正經說瞎話”的本事卻廣為人知。

蔚來汽車的厄運還沒有結束。

這個高大上的產品接連開始出事。

2019年6月14日、5月16日、4月22日,蔚來ES8分別在上海、西安、等地接連發生自燃,引出電動汽車是否安全的問題。而作為故事主角的蔚來汽車更是受到了網友的口誅筆伐。

迫于市場壓力及政策規范,蔚來汽車在2019年6月27日宣布召回召回部分搭載了2018年4月2日到2018年10月19日期間生產的動力電池包蔚來ES8電動汽車,共計4803輛。

蔚來汽車表示,本次召回范圍內車輛使用的動力電池包搭載了規格型號為NEV-P50的模組,模組內的電壓采樣線束存在走向不當的情況,可能被模組上蓋板擠壓,導致被擠壓的電壓采樣線束表皮絕緣材料磨損,極端情況下可能造成線束絕緣層燒損從而引起電池包熱失控和起火,存在安全隱患。

頗有意思的是,此次蔚來汽車的召回還牽扯到國內第一大動力電池廠商—寧德時代,因為按照蔚來汽車的說法,召回汽車的動力電池有由德時代的最新設計。

對此,寧德時代回應,表示愿意配合蔚來ES8召回,并聲明此次召回的電池包箱體和自己提供的模組結構產生干涉,在某些極端條件下可能出現低壓采樣線束短路,存在安全隱患,但所幸此設計僅在召回的4803輛蔚來ES8中使用,請廣大消費者放心。

可以確認的是,在這次召回風波之后,蔚來汽車與寧德時代的合作關系一定受到了沖擊,但是具體解決方案,無人知曉。

瘋狂“瘦身”存疑

2019年9月25日,正當蔚來汽車為電話會議引發市場熱議、因第二季度財報的虧損引發股價瘋狂下跌的時候,蔚來汽車老板娘在歐洲逛街買奢侈品包的消息不脛而走。

這讓本就不滿的群眾再次激怒,導致蔚來汽車的公關任務又加重了。

蔚來汽車方面也面對接連的打擊內部“優化”。

李斌在財報中表示,蔚來的虧損是由于整體市場不佳造成的影響,當下蔚來汽車為了應對總體疲軟的宏觀經濟和汽車市場,蔚來正在盡最大努力利用資源,并基于整個組織架構實施了全面的效率優化和成本控制措施。

早些時候,2019年8月22日,蔚來創始人李斌發布內部信,承認因為行業和公司形勢發生重大變化,為進一步控制支出,提升運營效率,確認蔚來汽車將在9月再裁員1200人。

對此,蔚來汽車聯合創始人兼總裁秦力洪在接受媒體采訪時也曾表示,公司在創始之初為了吸引人才、建立供應鏈,用錢營造市場,但后來發現,這樣做的運營效率和花錢效率并非最佳,如今當公司進入第二發展階段,需要優化資源與組織機構,全面提升運營效率。

不僅如此,蔚來CFO謝東螢表示,蔚來汽車將在第三季度以及年底前持續減少員工數量。蔚來汽車還將拆分NIO Power擺脫輸血。

其實有關蔚來將拆分旗下能源補給服務NIO Power早有據聞。

據GPLP犀牛財經了解,NIO Power正尋求在今年四季度完成獨立融資,規模為數十億元。該項目由蔚來創始人、董事長兼CEO李斌及蔚來總裁秦力洪,蔚來汽車電源管理副總裁沈斐等牽頭,或將在未來兩個月內上線獨立App。與此同時,NIO Power將進行更名,最終名稱尚未確定。

不過目前,對于NIO空間的建設,蔚來汽車不僅沒有放棄,反而還會加大投入,未來將堅持直營模式,這可能是會成為蔚來汽車今后財務上的重大開銷。

如今的蔚來汽車已經進入“瘋狂瘦身”階段,至于減下去的是“脂肪”還是“骨頭”,目前難以下定論。

其實,蔚來汽車當下的問題不僅在效率低下,在其他方面也存在痛點。

一、經營質量持續下滑

蔚來汽車在第二季度財報中表示,當下車輛毛利率為 -24.1%,如不包括計提召回費用,毛利率為 -4.0%,前后相差近20%。而第一季度的毛利率是-7.2%,說明如果不算計提召回費用的毛利率,蔚來汽車的經營質量在走向良性,但是如果算上召回影響,說明蔚來汽車經營質量走向惡化。

中國汽車流通協會常務理事賈新光向媒體表示,蔚來汽車現在面臨進退兩難的局面:銷售越多,虧損越大;銷量必須達到盈虧分歧點才能盈利。

在電話會議上,蔚來汽車預計,公司今年毛利率仍會是負數。

二、資不抵債風險

據蔚來汽車第二季度財報顯示,當下該公司的總資產為182億元,總負債為177多億元,凈資產僅有4.5億元。這也就是說,如果蔚來汽車在三季度保持虧損,將會面臨資不抵債的狀況。

三、公關事件影響

關于蔚來汽車召回的事情上文已經說過,據GPLP犀牛財經初步統計,預計此次召回成本至少要3.30億元。這還只是對第二季度的影響,僅在毛利率和凈利潤兩方面,如果加上市場品牌影響等多方面因素從而導致接下來的訂單減少,預估涉及虧損金額的將會有所擴大。

當下蔚來汽車如果不能火速解決這些問題,生存恐怕越來越難。

從2014年開始,中國的新能源汽車迎來元年,諸多產品隨之出現,也帶動了一批批造車新勢力的出現,然而到了當下,中國新能源汽車的“常規賽”已經接近結束,“季后賽”馬上開始,在此期間,只有把握贏利點的人才能走的更遠。

也許正如蔚來汽車副總裁張洋所言,“中國的汽車市場28年來第一次發生了下滑,而且這一下滑是從春天、夏天直接蹦到冬天去了,沒有經歷秋天?!?span class="backword">

相關新聞

全天5分彩回血计划 北京PK10计划 极速赛车计划 全天腾讯分分彩计划 重庆时时彩精准计划